亚洲四小龙神话的背后推手——产业转移

日本和美国的贸易摩擦推高了日本本土企业的运行成本,高密集加工类企业需要再次转移来获得新生。以世界知名运动品牌阿迪、耐克来讲,此时他们需要转移阵线来降低制造成本。作为劳动密集型企业的标杆,服装鞋革业具有了天然的飘逸性。以阿迪来说,最早的生产基地设在欧洲。随着产业转移,阿迪在生产在日本落地,随后又流向了成本更低的韩国和台湾。而这一流动,正是产业转移的风向标。

1、美日贸易摩擦的根本是日本挑战了美国科技领域

20世纪80年代,是日本经济的超黄金时期。其主要成就就是代表工业品的汽车产量全面超越美国,而低能耗高效舒适的日本车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。汽车工业的飞速发展导致了日美贸易巨大逆差,与此同时美国工业却陷入了滞胀状态。

日本另外一个领域突破就是半导体,在动态随机存取储存器(DRAM)的生产领域,日本已经成为世界第一。在这之前,这一领域一直是美国的独霸天下局面。随着日本该领域崛起,美国市场占有率在不断下滑,演变到80年代中期日本逆袭成为最大的DRAM制造国。

1982年,日本电器公司(NEC)开始涉足个人电脑行业。随着本土文化个性化的设计,推出市场就把IBM公司打的落花流水。美国学者在不同场合举行演讲呼吁政府警惕日本,而日本本土依然沉寂在缔造经济奇迹的功劳簿上。

终于,美国开始对日本动手。以广场协议的方式逼迫日元升值,利用金融手段狙击日本,最后日本经济遭遇重创。半导体行业被完全瓦解失去往日活力,而日本的近邻韩国瞧准时机,顺利接手时至今日韩国都是芯片领域的一个重要组成。

经济高速发展的日本经历泡沫经济后,高密集型产业已经不适合日本土壤,他们必须寻求下一个生存环境生根发芽。而得天独厚的韩国、中国台湾、香港、新加坡承接,这一次的产业转移直接把这四个地区经济推向了另一个奇迹。

2、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奇迹

广场协议导致日本本币升值,对于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刻不容缓,代工类企业开始向成本更低的区域流动就成为了必然。这一时期的幸运儿是后期成为四小龙的韩国、香港、中国台湾以及新加坡。这几个经济体的共性是物资贫乏而人口综合素质较高、临海方便物流运输等先天优势。

对成本较为挑剔的纺织鞋帽类企业先行一步,比如我们开头提到的运动品牌,他们率先扎根于台湾。而随着科技产业的进步,电子类代工企业开始崭露头角,比如现在不可一世的台企富士康。

随着产业转移东风,四小龙经济完成了升华。我们看一组数据,中国台湾1980年的出口数据是1970年的13倍、韩国1980年的出口是1970年的40倍、新加坡1980年的出口数据是1970年的10倍。在外向型经济的帮助下,四小龙俨然成为了世界贸易的核心力量。

1985年后,日本企业在四小龙的投资首屈一指。几乎在四个经济体的合资企业中都能看到日本资本的影子,据联合国统计数据表明,70年代到80年代跨国公司有上万家与日本资本有关。

随着亚洲四小龙经济的崛起,他们表现就是国内外汇储备增幅巨大。我们以中国台湾举例,这一时期的变化如下图所示。

我们总结这一次的产业转移,主导者是日欧美为主导。表现为密集型产业的流动为轨迹,产业的流动为当地经济带来了资金与技术。但是也带来了经济隐患,几乎在90年代末亚洲经济危机时期四小龙受到的打击也是最大的。

3、高速经济发展带来的资产泡沫

巨大的外汇储备催生了本土资产泡沫,而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各种成本上升。主要表现为人工红利的消失,土地成本的水涨船高。这一时期对成本最敏感的运动品牌阿迪生产基地准备再次转移,他们这次瞄准的是刚刚改革开放的中国大陆。这次和他们携手同行的是同样对成本敏感的代工企业富士康,随着大陆优惠政策,他们分别选择在长三角与珠三角落地。而四小龙的故事并没有完,他们还要面临资本泡沫与经济危机的考验。

时间跨度来到了90年代末期,此时四小龙都经历了经济增长的奇迹。他们本国的资本市场在狂欢中度过,香港股民这一时期可谓富得流油,鲍鱼、鱼翅捞饭成为了投机赚钱的便当。与此同时,四小龙的房价经历了全民富裕时代。而亚洲经济危机在97年却不期而至,首先是金融市场的暴跌,跟上的就是房地产类价格腰斩后的腰斩。一时香港居民谈楼色变,全民炒股的资本狂欢也变成了家家资产缩水。国际做空大鳄索罗斯在泰国的手后把对象瞄准了香港,他们通过金融操作准备做空香港,一时恐慌情绪密布。

这一时期因为投资破产的人开始增多,比较有名气的就是影视明星钟镇涛,他有个败家太太参与了香港楼市炒作。当香港楼市泡沫破裂,钟镇涛面对的就是个人破产。香港楼价经历两次腰斩后长达十年未能恢复生气,而股市因为祖国母亲的帮助并美元发生系统性风险,这一次索罗斯铩羽而归。

作为四小龙的其他三个经济体却并没有那么幸运,他们无不经历了金融资产泡沫带来的经济创伤。而这一次的经济幸运儿面临了当初日本一样的境遇,而产业转移再一次发生在了亚洲,虽然有些先见之明的企业早早的已经开始布局。改革开放的中国大陆准备好了承接密集型产业,郭台铭把握住了这一次机会,让他的代工王国在大陆建立。

我们把产业转移的故事讲到这里可以发现一个清晰脉络,每一次转移都是密集型代工企业最早动作,而承接产业的经济体都会迅速的实现经济奇迹。这里面还有一条暗线埋伏其中,就是随着新兴经济体的外汇储备增加,美国就会以贸易逆差为借口主动挑起贸易摩擦。贸易摩擦之后跟上的就是金融武器,80年代末的日本如此。90年代末的四小龙也是如此。

四小龙的经济奇迹到这里基本完成,敬请关注大陆的经济奇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